淼影二少



“毛毛,”廖俊涛盯着毛不易的眼睛,
“我爱你。”
毛不易像要哭似得扁了扁嘴,红着脸注视着廖俊涛,
“我爱你。”
想了想又补了一句
“情人节快乐”


情人节快乐


然后他们干了个爽(不是)




祝大家情人节快乐

若昀公子好适合演育虞昆山啊~~女王受😜😜😜

新年快乐

啊………………已经2017了………………突然蓝瘦香菇

没有林涛的林秦小段子~

某一天,萌萌的萌大宝在玩着小汽车的时候想起来一个好严肃的问题,于是就噔噔蹬的,去找秦明妈妈(雾)。“麻麻麻麻,我是从哪来的呀?”,秦明此时正在写报告,并没有理大宝……

第二天,萌萌的萌大宝在玩着奥特曼的时候想起来一个好严肃的问题,于是就噔噔蹬的,去找秦明妈妈(雾)。“麻麻麻麻,我是从哪来的呀?”,秦明此时正在磨咖啡,并没有理大宝……

第三天,萌萌的萌大宝在玩着小飞机的时候想起来一个好严肃的问题,于是就噔噔蹬的,去找秦明妈妈(雾)。“麻麻麻麻,我是从哪来的呀?”,秦明此时正在做西装,并没有理大宝……

第四天,萌萌的萌大宝在吃着小点心的时候想起来一个好严肃的问题,于是就…………摔了剧本…………“你妹啊秦明,这宣传片还能不能拍了!”

“从生理来讲,我是个男人,并生不了孩子,为什么找我来演妈妈,从心理讲,我是拒绝的。谢谢,再见。(手动微笑)”

“谁演爸爸?”马上走出门的秦科长语

【竹卫】 二

好久没更,本来是为了开车,但是……开不下去(捂脸),感觉想给卫国宝宝最好的,最舒服的伺候着,嗯……【沉思
主竹卫,副all卫,黑化可能……吧,还是算了,ooc严重,不喜请右上角~谢谢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吃饱过后 ,周卫国径直走向床铺,脱了鞋,和衣而眠。

竹下俊宠溺的看着他的背影,叫来了人收拾了桌子。
周卫国只是假寐,思考着如何传递消息,里应外合,正当有些昏昏欲睡时,突然就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周卫国翻身而起,手向身后人抓去,却被先一步制住 两人在床上撕打了一番,周卫国还是不占优势的被竹下压在身下。

“竹下俊你到底什么意思!”周卫国气急。“卫国,今晚我什么也不想做,我只想抱着你,听话好么?”

此时竹下俊的眼神是周卫国从来没有见过的,以往的竹下俊都是温柔的。现在却像是隐忍着什么。

“怎么,你还想做点什么?”周卫国挑衅的勾起嘴角。“卫国!你累了,好好休息,我保证什么都不做,好么?”

看着竹下俊喘息的困难,周卫国有些摸不到头脑——竹下俊到底安的什么心,一直说什么都不做,到底是什么意思?难道要攻打虎头山!?想到这里,周卫国不禁有些着急,自己莫名的失踪,山上一定乱成一锅粥了,若此时攻打虎头山,说不定就完了!现在应该消除竹下俊的念头!

“竹下俊,你什么也做不了,因为这里是中国!”竹下俊叹了口气,知道周卫国认为自己是要攻打虎头山,笑着摇头说道“卫国,你的心里就只有打仗么?我说我什么都不做,指的是我们俩之间……”

“竹下,我和你之间没有什么私下的事,我们是敌人,是军人,现在我们之间的事,就是国家的事。”

竹下俊神色一暗,松开了对周卫国的压制,翻身下床。周卫国看着竹下俊整理衣服的背影,感觉越来越看不透这个昔日的挚友,又感觉竹下俊如同能洞察人心似的,把他看的透透彻彻,明明白白。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,周卫国对现在的情况十分担忧:若是现在与之对弈,他绝对赢不过竹下俊。

竹下俊已整理好衣服,对着周卫国说道:“你今晚好好休息。”,便抬脚走了出去。却又到门口时,叹道“卫国,我……也是个军人,我忠于我的国家,你肯定能理解……”

周卫国坐了起来,坚毅的眼神盯着门口的竹下俊,开口道:“竹下俊,你确实不负于你的国家,但是你们的国家,匍匐在了魔鬼的脚下,对我的国家做了罪恶滔天的事情,这不是一句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就可以原谅的事情,因为你们所服从的根本就不是正义,是罪恶,你们只不过是给自己心里的罪恶找个借口而已。早晚,侵略者会被赶出中国,而罪恶的历史,也会刻印在每一个人的心里,不是你们几句话就可以抹消掉的。”

竹下俊听此言,不敢转身去面对周卫国的脸,更怕看见周卫国的断臂,只能大步的走出了屋子。

[故障夫夫]养儿子的ooc日常 2

张显宗的五姨太跟别的姨太不一样,是个大家闺秀,家里落没了被舅舅许配人家。原先五姨太娘家看上的是顾玄武,顾玄武一看这是个有文化的,就送给了张显宗,也是因为出身不同,张显宗对她也更亲近点。现在人没了,顾玄武不知道咋说,拍了拍张显宗肩膀,“你放心,我以后就是这孩子的娘。”张显宗好笑的看着顾玄武,顾大人才转过弯来,一拍脑袋“呦呵,我这说什么呢!”张显宗接回孩子“司令,快进去吧,孩子……”“对对对,快进屋,孩子别着凉了。”

厅内桌上早已吩咐布满了饭菜,沙发上,顾玄武的莺莺燕燕们笑作一团。张显宗抱着孩子一进客厅,顾玄武姨太太们的目光就被吸引了,挨个上前想要抱抱小娃娃,张显宗刚想把孩子递过去,谁知孩子突然哭闹起来,只得收回手,向姨太太们道,“孩子还小,一生下来就没了娘,不愿离了我身,太太们见谅。”顾玄武早就想好好跟张显宗说说话,听得这话,便开口送走了姨太太们,拉着张显宗吃饭。看着张显宗抱孩子又觉得不方便,叫了个老妈子照顾。老妈子刚碰到这孩子,小孩儿又开始哭闹。张显宗一直没说话,好笑的看着顾玄武,老妈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便听张显宗道“你下去吧。”又见他对着顾玄武说“孩子离不了我,就这样吧。”顾玄武只得作罢。

屏退了仆人,顾玄武只看着张显宗照顾儿子,一言不发。张显宗觉得奇怪,看了他一眼道“司令若想要个孩子,还得跟太太们多补补身子。”听着张显宗的调笑,顾玄武还是不说一句,张显宗心想莫非触到了他的痛处,低头看了看儿子,小声的叹了口气,将孩子塞到了顾玄武的怀里。顾玄武其实一直盯着张显宗发呆,突然怀里被塞了个温暖柔软的团子,低头一看,张显宗儿子正看着他笑呢。顾玄武心中一阵滚烫,低着头,一大一小就这么对着傻笑。

剪了雪豹之后,好想吃朱大哥×卫国宝宝的粮啊23333

顾玄武×张显宗 ooc的养儿子日常

张显宗快回来了。

转眼将近一年没见张显宗了,接到来信,顾大人高兴的多吃了五碗饭。

张显宗很少离开顾玄武这么长时间。一年前,张显宗告诉他小五怀孕了,要带她去热河那边好好养养。作为兄弟兼媒人,顾大人比自己有了儿子还高兴,大笔一挥,批了张参谋长一年的假。张大参谋长刚走了半个月,顾大人心里就感觉空落落。现在收到张显宗要回来的信,自然心里欢喜。

早早的顾玄武就从三姨太床上起来,惹来美人的白眼。吃过早饭,就带着警卫排,搬个短沙发在司令部大门口等着。将近晌午,一辆锃亮的小汽车缓缓的驶来,在司令部门口停下。张显宗从车上下来,一眼就看到睡倒在沙发上的顾司令,刚想走过去叫醒影响街道容貌的顾司令,就被警卫排的敬礼打断了,顾司令也被吵醒了。

顾玄武一睁眼就看到惦记了一年的人就在前面,抹了一把口水,高兴迎了上去——这小子,胖了点,还……好,好看了点?

张显宗看着顾玄武,敬了个军礼。“司令,我回来了。”“呵呵呵,回来啦?”顾司令傻笑着,“哎,我大侄子呢?”张显宗笑了下,从车里抱出来了孩子。顾玄武小心翼翼的接过,打心眼里高兴随口问了句“哎,小五呢?”张显宗不在意答到“难产,没了。”

想吃王富贵×4g弟弟的粮⊙︿⊙,我是爱他就让他变成受的人么×—×


看新雪豹 真是爱死了周卫国 此文主竹卫,副all卫 名字还没想好
本文私设有 ooc有 黑化有 电视剧向  不喜请右上角 谢谢,勿撕 自割大腿肉 嗯 有点疼(-ι_- 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叮铃~自行车来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  周卫国失踪了,就在阳村指挥部
例行的早会上,迟迟不见团长的影子,还是杨大力冲进来报告的消息。
“大力,你怎么能确定是失踪了!”
“李政委,俺进屋去看衣服还在炕边上放着呢,连被都没叠!”
一旁徐虎早已坐不住,命令道:“赵杰,带着你的直属队!大力,咱们去找团长!”
张楚点头:“我带着其余战士一起,分头行动!”

周卫国躺在床上,并没有睁开眼。
他能感觉到这并不是在他的根据地的炕上,而且,这屋里还有一人。
“卫国,你醒了。”
周卫国听到熟悉的声音,以及肯定的语气,便悠然的睁开眼。
虽然已有心里准备,但看到竹下本人时还是有点怔——高了些,也胖了些。
“竹下,你果然还是来到了中国。”
周卫国边说着边起身,但右手上的沉重让他有点困难。
“卫国,别怪我,如果不把你锁住,你一定会轻而易举的逃走。”
“呵,你以为一条锁链就能困住我了?不过也真是,一条就够了啊。”周卫国看着左边空荡荡的袖子,自嘲道。
竹下走进周卫国,伸手想要抚摸周卫国的伤,被周卫国一掌打掉,意料之中的苦笑。
“卫国,看到你这样,我真的很心疼,你不应该这样拼命的。”
周卫国笑了“竹下,如果你们日本人能让滚回你们老家去,我一条胳膊又算得了什么。今天你抓我来,那就要杀要剐随便吧。只不过我真的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”
“卫国说笑了,我怎么会杀了你。其实只是一点点小计量的迷药而已。”
周卫国冷笑道“呵,竹下俊,你的迷药怎么可能迷晕我,不想说就不说。”
竹下俊无奈的笑着说“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卫国。”竹下俊伏下身去,在周卫国的耳边说了什么。
周卫国双眼睁大,气急反笑“我可真是小看你了竹下俊。”
“卫国说笑了,只是一点小伎俩,要不是趁你不备,我又怎么能成功呢……”
“行了,竹下俊,你大费周章把我弄来,却把我锁在这里,你想策反我?”周卫国勾起嘴角,看着竹下俊。
“怎么可能呢卫国,我太了解你了,你是绝对不会被策反的。我只是不想和你在战场上相遇,更不想和你成为敌人……”
“竹下,我想你是忘了,我说过,只要你带着武器,以军人的身份踏上中国的土地,我们就是敌人!”
“卫国,你还是这么固执。”竹下俊笑着摇了摇头,“算了,我们不谈这个,你一定饿了吧,我去给你拿写吃的。”
周卫国眼看着竹下俊出了门,立刻仔细观察右手的锁链,并且快速的搜索了周围。
锁链的最长距离就到桌子,桌子上空空如也,其他所能到的地方基本都是墙,没有任何尖锐物件。
听到竹下俊走到门口的声音,周卫国也不遮掩,大方的坐在桌边。
竹下俊推门而入,放下手中的托盘,仔细的给周卫国布置碗筷。
周卫国嘲道,“木碗,你还真是周全啊。”说着拿起碗筷,大快朵颐,不过沉重的锁链到底也让周卫国有些不适。
竹下在一旁不时的给他夹菜,周卫国也来者不拒。